龙8娱乐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理伦探讨 > 信息 > 正文
编号:12186408
《皇汉医学》与《皇汉医学丛书》
http://www.100md.com 2012年3月26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3681期
     日本医家汤本求真著有《皇汉医学》一书,民国时期上海名医陈存仁汇集有日本汉医著作《皇汉医学丛书》72种,二者之间关系何在?本文将初探究竟。k*wm, 百拇医药

    汤本求真及其《皇汉医学》k*wm, 百拇医药

    《皇汉医学》作者汤本求真(1876年-1941年),原名汤本四郎右卫门,明治九年(1876年)3月21日出生于日本石川县寒村,明治34年(1901年)25岁时从金沢医学专门学校(现为金沢大学医学部)毕业,翌年成为栃木县立病院医员,一年后返回故乡开业。1906年,在家乡石川县行医时,长女不幸患疫痢逝去,他“恨医之无术,中怀沮丧,涉月经时,精神几至溃乱”(见《皇汉医学》自序),并开始对现代医学的信念产生了怀疑。1910年,日本近代西医中最先崛起、倡导汉方的有志之士和田启十郎自费出版《医界之铁椎》,抨击“洋医万能论”,宣传汉方医学的优越之处,使汤本求真对汉方医学有了初步认识,在一定程度上与和田启十郎的思想产生了共鸣。于是他主动写信求教于和田启十郎,尊为老师。出于对其学识、志向、精神的追随,又仿照和田启十郎之名“子真”,将原名“四郎右卫门”改为“求真”,并立志要在西方文化一统天下的日本社会重新复兴汉方医学。七年之后的大正六年(1917年),汤本求真出版《临床应用汉方医学解说》一书,之后的昭和二年(1927年)6月,凝聚着全部心血的《皇汉医学》一书第一卷由其自费出版,1928年4月、9月,又先后出版了第二、三卷,全书57万字。汤本求真的著作对当时日本医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原书卷一后部有著名汉医、同为古方派的奥田谦藏所撰写跋文。奥田谦藏赞扬说:“吾师友汤本求真,凤注意于汉方医术之不可废弃,专心研究二十年于兹,加以明达颖悟之禀性,好学笃信,精力绝伦之士,故凡先哲遗著,苟有关于汉方医学之论文,无不深究……”,“此书成后,公之于世,所以补正现代医术之谬误缺陷,故无论矣;又将医界之宝库,汉方医学之真谛一一揭出,负启导后进之大任。”其书对遭受摧残的日本汉医界起到了很大的鼓舞和鞭促作用。k*wm, 百拇医药

    正因如此,汤本求真后被誉为20世纪初日本医学界“西学汉”巨擎,日本汉方医学古方派的一代宗师。2011年是汤本求真诞辰135周年、逝世70周年。日本东洋医学会北陆分会以金泽大学为核心,每年都为他举办纪念活动,至今已连续了28次。k*wm, 百拇医药

    汤本求真的著作及思想,不仅影响了日本,也对中国发挥了一定作用。中国曾经三次翻译《皇汉医学》。第一次为原书出版后第二年的民国十九年(1930年)7月,由上海东洞学社出版发行,全书分为上下二篇,译者为近代浙江镇海医家刘泗桥(1897年-1930年)。刘氏自幼聪颖,后攻研医学,学成于沪上悬壶,技艺精娴,曾任教于上海国医学院,于近代医学发展有所贡献。1930年9月,《皇汉医学》同书还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了浙江黄岩周子叙译本,书中有1928年10月周子叙在杭州即序并译,第一版分为卷上、卷中、卷下三部,可见在汤本求真书籍发行后周氏立即开始实施翻译。此译书第一版至(1936年)2月即再版发行达7次之多。后该书又于1951年由中华书局再刊,至1956年人民卫生出版社改版为一册,但书中原序及题词未收,2007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亦同1956年人卫版。

    周子序,谱名理伦,学名敬敷,又字子叙,浙江黄岩城内县前街人,生于1893年6月23日,卒于1955年1月12日。他自幼聪颖,悟性极高,曾任中学教师16年,期间潜心研读医书、自修日文,并嗜好书画、善本。1930年开始在杭州开业行医,不仅为杏林名家,亦为医学翻译家。同时他还与社会名流交往频繁,如同乡、国学大师、被称为现代新儒家的早期代表人物的马一浮,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前驱,曾赴日本留学,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之李叔同,以及李氏弟子、现代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漫画家和翻译家、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丰子恺,中国近代学者、教育家和政治活动家,广西大学创建人,与蔡元培同享“北蔡南马”的马君武等。这些经历直接影响他翻译日书。tf[u, 百拇医药

    周氏自序中谈到了他获得汤本求真之书的经过:“近以弘一大师之介,获识马湛翁(马一浮,号湛翁,晚号蠲叟)先生。先生以日人汤本求真所撰《皇汉医学》见贻,且以译事相助。展而读之,实获我心。凡汤本之所言,皆余所欲言而不能言者也。中医垂绪,庶几可以复振矣。”可见周氏是通过儒学家而获得了有关医学著作的知识,1928年12月马一浮还为《皇汉医学》作长达几页的行草序文。马君武(1881年-1940年) 亦写了贺词:“发宇宙之秘密,谋人类之健全。周子叙先生译皇汉医学”。tf[u, 百拇医药

    更值得关注的是,周氏译著还受到了原作者的极大重视,汤本求真昭和四年(1929年)十一月上旬亲笔题词附于译书首页:“祝汉译皇汉医学发刊,并望贵国古医道复活”。周氏序文中也提到他翻译过程中日文多得韩陶斋先生(由现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朱念慈于1935年领导创立的书画莼社成员之一)校订违失,中文则多得叶伯敬先生(浙江衢州著名的内科中医师)商榷。同时从前文可知周氏本人日文水平亦很高,因此推测他可以直接或间接方式与汤本求真有通信来往。tf[u, 百拇医药

    《皇汉医学》一书的影响持续至今。2007年10月,在译者逝世52年之后,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又一次重新出版《皇汉医学》。该书“编辑推荐”中说:“日本著名伤寒临床家汤本求真所著《皇汉医学》一书,直接启迪了中国近现代众多名医恽铁樵、胡希恕、刘绍武等人的治学之路。”已故著名经方家,曾任北京中医学院教授的经方家胡希恕先生评价道:“所阅之书既多,则反之困惑而茫然不解。后得《皇汉医学》,对汤本求真氏之论,则大相赞赏而有相见恨晚之情,于是朝夕研读,竟豁然开悟,而临床疗效则从此大为提高。”tf[u, 百拇医药

    该书自1930年在中国翻译出版以来,80年间10余次出版重印,产生了较为重要的历史性影响。民国医家曹颖甫、陆渊雷、恽铁樵、章太炎章次公及现代医家胡希恕、刘渡舟、刘绍武等都曾阅读《皇汉医学》相关论述。 (梁永宣 北京中医药大学)

    5q9e, 百拇医药

    陈存仁与《皇汉医学丛书》5q9e, 百拇医药

    陈存仁(1908年~1990年),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名中医,原名陈承沅,出生在上海老城厢一个没落的绸缎商人家庭。他在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毕业后,师从丁甘仁、丁仲英父子。1928年,陈存仁创办了国内第一份医药卫生常识方面的报刊《康健报》,当时他才20岁。1929年自设诊所,独立行医,成为民国时期闻名国内的中医。在陈存仁的行医生涯中,出版中医药书刊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内容。1930年,陈存仁的老师、编撰出版了《中国医学大辞典》的谢利恒推荐他为商务印书馆编撰《中国药学大辞典》,该书由世界书局1935年出版,很快赚取了丰厚的利润,因此商务印书馆再次邀请陈存仁编一套“皇汉医学丛书”。陈存仁认为,“皇汉医学丛书”是把日本人研究汉医的书籍,系统化地分类编译出来,需要去日本实地考察搜求图书。于是,世界书局向陈存仁提供6000元编撰费、1000元赴日访书费。世界书局(未署作者名)在文前《发刊缘起》中提到了当时组织出版的四条原则:一曰整理医籍使有条贯可循;二曰公代世守秘方共以利它为念;三曰校刊木版善末以资流通;四曰迻译外人研究所得做为参证之用。故有裘吉生《古今图书集成》和陈存仁《皇汉医学丛书》的出版。这种出版思维及视野在中医文献发展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5q9e, 百拇医药

    之前陈存仁行医之余就曾在北京、上海等地多方留意收集日人汉籍,并通过通信邮寄方式从日本购买一些书籍。1936年顷赴日后,更是遍访书肆,购置了大量医药书籍邮寄回国内,返沪后他整理了旧藏的日本汉医书籍、赴日访得书籍共计400多种,其中大部分内容为汉语书写,又加上小部分日语近代名医著作,编辑为一大部丛书。为高质量完成此事,陈存仁还聘请了自然科学研究所日本人野村上昭负责翻译。5q9e, 百拇医药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陈存仁陆续向世界书局交稿,同时排版校对并付印,1936 年至1937年间丛书陆续刊行,全书共72 种,分为13类。其中包括总类8种,有《内经》、《难经》等医经注释及考证、传略、目录等著作;内科学19种,主要为《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等典籍文献的研究注解;外科学1种;女科学3种;儿科学3种;眼科学1种;花柳科学(性传播疾病)1种;针灸学4种;治疗学1种;诊断学1种;方剂学10种,含名方验方、家藏方、方剂词典、古方分量考等内容;医案医话类11种;药物学7种;论文集1种,涵盖了当时日本汉医研究精华。书中载有焦易堂、陆仲安、顾福庆题词,及萧龙友、徐相安序文,以及陈存仁自序,他还特别提到从百种书籍中选择72种,其依据为:“日本多纪氏谨严之逻辑,丹波氏明晰之诠释,东洞氏自立一派,汤本氏独抒卓见,宫献氏研究精密,冈西氏证引博洽,以及久保氏之科学见地,岩崎氏之治学功夫,并足称述。”

    令人不解的是,《皇汉医学丛书》中未收录上述人物中提到的汤本的著作,仅将其弟子大塚敬节著、汤本求真阅的《中国儿科医鉴》和《中国内科医鉴》二种书籍纳入。大塚敬节(1900年~1980年)曾在昭和时期为复兴汉方而尽力,他出生于日本高知县汉方医世家。1927年受中山忠直《汉方医学的新研究》和汤本求真《皇汉医学》的影响和启示,立志学习和研究汉方医学。1930年2月,为学习汉方医学,他毅然离家到东京拜汤本求真为师,在“汤本医院”学习汉方医学。他曾撰写了多达1000页的《皇汉医学》学习笔记,后于1932年作为《类证鉴别皇汉医学要诀》出版。1950年与同道一起创立日本东洋医学会,1974年参与创建北里研究所附属东洋医学综合研究所,并担任第一任所长,1978年起兼任日本汉方医学研究所理事长,为今日汉方医学的复兴与发展构筑了坚实的基础,并获得日本医师会最高优功奖。l^#4, 百拇医药

    《皇汉医学丛书》的出版引起中医界广泛关注,使国人能充分了解邻国日本对中国医学的关注程度及整体研究概况,对中日传统医学的交流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当时任中央国医馆馆长的焦易堂还以中央国医馆的名义聘请陈存仁为考察日本汉方医学的专员,这可能成为日后陈氏赴日的主要途径。与初版时隔20年后的1955、1956年,《皇汉医学丛书》曾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单刊发行,1993年又由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重刊,但遗憾的是,二书均去掉了36版中所有序文。2007年,学苑出版社策划出版了《皇汉医学丛书(精编增补版)》,收有上文二种医鉴之书,以及汤本求真之《日医应用汉方释义》(国人华实孚译书时由《临床应用汉方医学解说》改为此名),但目前未见收录《皇汉医学》一书。l^#4, 百拇医药

    名医陈存仁曾与汤本求真谋面l^#4, 百拇医药

    上海名医陈存仁在自著《银元时代生活史》一书中详述了他赴日本购买汉医籍及与汤本求真见面的难忘经历。l^#4, 百拇医药

    原书未载赴日本的具体日期,据推测当在1935年至1936年间。为了完成世界书局委托的工作,经过16小时航行,陈存仁从中国上海抵达日本长崎,后到关西神户购书,又转至名古屋,专程抵达一家“中堂书铺”,之前他曾常年委托该处购书,在书店又得购大批书籍。书店主人名木下其中,当他看到陈存仁热衷收集汉医籍时,便热情推荐与本人熟悉的汉医名家汤本求真,还放下正在营业的工作,与陈存仁共同前往汤本求真家中拜见。当时虽汤本求真年事已高,但还是非常有礼貌地接待了陈氏。两位同行相见恨晚,汤本谈吐谦虚,寻问了陈氏许多问题,且由他的夫人按照日本礼节跪着煮茶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离别之时,陈存仁还得到了汤本赠送的二本汉医著作,两人还约定相互通讯,但在仅仅通讯两三次后,汤本便离开人世,陈氏在《银元时代生活史》中表达了无限惋惜之情,并在后来第三次赴日本时到其墓地凭吊。就目前所见资料,笔者推测,陈存仁很可能是见过汤本求真的唯一一位中国医生。l^#4, 百拇医药

    一位面见过《皇汉医学》作者汤本求真,且将编辑日本汉方医书为己任的中国名医,在其后命名出版的《皇汉医学丛书》中却未收汤本求真的著作,其中原因目前尚待探究,希望有识之士进一步研讨。 (梁永宣 北京中医药大学)l^#4, 百拇医药

    (梁永宣 北京中医药大学)


    参见:首页 > 中医药 > 理论书籍 > 中医经典著作 > 信息
龙8娱乐qy8千亿国际欢迎您qy8千亿国际亚虎娱乐老虎机
亚虎娱乐老虎机龙8娱乐老虎机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
亚虎娱乐老虎机qy8千亿国际欢迎您qy8千亿国际龙8娱乐官网
龙8娱乐龙8娱乐城开户送8 88龙8娱乐老虎机亚虎娱乐老虎机
亚虎娱乐老虎机龙8娱乐老虎机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