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娱乐

当前位置: 100md首页 > 医学版 > 医学资料 > 资料下载2013 > 正文
编号:12383726
王凤仪先生的神奇讲病之法.docx
http://www.100md.com
    参见附件(22kb)。

    王凤仪先生的神奇讲病之法

    講病,沒聽過吧!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十幾年前第一次讀 王鳳儀 先生言行錄時,對當時他在為他人講病,這一事件感到非常的神奇與不解!一個人的病怎麼可能就如此輕易的在三言二語之間就改善了,甚至達到痊癒的地步。此一講病之法,在我心中納悶了十幾年,總認為世間怎會有如此奇妙之事?但是確又如此的真實,王老善人在清末民初時,在中國華北、東北地區因講病、講道形成的影響力可說非常的大,所以此事應不虛假!另外又感困惑的是,既然講病如此的有效,為什麼又沒有繼續留傳下來?不然應該會對現今的人們有很大的幫助,能全面提升現代人的身心健康!

    在說明什麼是講病之前,先介紹 王鳳儀 先生,王老善人是清末民初時的一位奇人,是一位不識字的莊稼漢,自小為人忠孝兩全。民前四十八年生於貧困家庭,排行老二,幼年時期即展現孝親之行。

    據先生的自述:「我幼年時,母親給我們兄弟四人作了兩個兜兜,中弟爭起來,我當時看見母親為難,我不但在那個當時沒爭,我更立志,一生也不帶兜兜了」。幼小時期即有如此的孝行、孝思,令人贊歎!

    即長,於十四歲後,為貼補家用,即離開家門與人幫傭,先生在那時就留心人生之真義,把世人可喜可憂之事都看破了。先生自述道:「我十四歲時,看見我祖母割大煙,我的叔伯姐姐和我祖母吵罵,我伯父在旁邊聽著,並不管他的女孩。我心裡想道,人當生兒孫時,旁人都要道喜,像我祖母得我伯父和我叔伯姐姐那樣的兒孫,又有何可賀呢?我從這以後,對於人所喜的,我不以為喜,對於所憂的我不以為憂」。

    廿一歲時,到其一位張表兄家作活(以現今的話為工作),初到時,張家當客人招待,小孩都稱呼表叔,上工後,便視同傭人,到吃飯時,孩子們招呼道,做活的吃飯啦!先生嗔他們輕視人,竟引起悟道的動機。自思:我做活時人呼我為做活的,是誰給起的名叫「做活」的呢?先生一氣悟了三個月,悟了好久,知道是天給命的名,『名者命也』既是天命,必有天理,既是天理,必有天道,把天道盡了,就是天德,得著天德,准享天福。天道是什麼呢?又悟了好久,才知道,是要作得活了,不但自己活了,還得把人家活了算,打算把人家作活了,得叫人家佩服了就是道。

    先生因旁人一句作活的吃飯了,而內心惱怒,因而體悟何謂「作活」?進而悟出「作活」是要把工作作得活了,不是把工作作死了,不但自己活了,還要把別人也活了才算,更要叫他人感到佩服了才算。對照現代人工作時,如何讓自己在工作時既輕鬆又能多金,少有想要把工作作得淋漓盡致的人,偶有此類之人出現時,此人將來的成就必高出一般人甚多。

    先生雖未讀書識字,但他對於不懂的道理、事物,一旦接觸後,必苦思其中的真義,直至悟通為止,有時深入體悟時,對面有人說話,可以看見對方的嘴唇在動,也知道他發出聲音來,但這聲音好像在幾里以外所傳過來的聲音似的,不為他人的聲音而影響他深入體悟道理。

    我們一般人對於日常接觸的道理,往往都人云亦云,很少如先生一般的深入體悟其中的奧妙之處。就以莫名其妙一詞為例:

    「莫名其妙」一詞,以個人的淺見,其本義應當是某一事物,令人感到非常的神奇、妙不可言,很難用人間的言語形容、描述。猶如道德經開宗明義:「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若能用言語述說者,已非原來的形象了。這個神妙之處難以用言語說明,所以稱之為「莫名其妙」。但是現今大家在使用這詞時,卻變成罵人的話了?這相去未免太遠了?!從一個正面之詞變成了負面之詞。現代人心中那麼多的負面情緒、負面想法就也就難怪了!

    先生做事總是盡忠職守,不論報酬多寡,只要先生答應做的,一定以他的最大能力讓事情做到最好;為人極實在,不做苟且、投機之事。先生極端反對賭博一事,於廿三歲時,正月間,兄嫂賭博,其夫人去看熱鬧,忘了燒炕(中國北方,冬天禦寒時,於床下燒材以暖床舖,作用有點類似外國的壁爐),先生就已就寢。夫人回來時說:「還沒燒炕呢!你躺下不冷嗎?」過了多時,先生說:「你去看牌,去吧!」夫人只得這麼一句斥責,便永不再到賭場去了。先生愈到年節愈作活,兄弟愈到年節愈賭博,先生自問道:誰留的過年呢?人們不作正事,還要吃好的、穿好的。因氣憤過甚,所以得瘡癆。

    先生這一氣讓他的身體足足受了十二年的苦痛,可說是吃足苦頭,不僅藥石罔效,且愈來愈嚴重。直到卅五歲時,因先生內弟(妻弟)的 牛在 先生家養著,除夕忽然不見了。 正月初二 日,先生騎驢去白家(其夫人娘家)尋牛,遇到其內弟與楊柏等講善書《宣講拾遺》,先生聽著大受感動,因此便在白家住了七天。

    他的瘡癆怎樣好的?先生自述道:我得了十二年的瘡癆,已經是不能治的了。我說天也沒有神佛,我就知道愛人,就知道作活,怎能叫我有病呢?我那樣不對?後來聽楊柏等講《宣講拾遺》等善書,當在聽到《雙受誥封》一篇,講到三娘教子夜讀,她兒子貪眠,三娘要打他,她兒子說,且慢打,我有話說,若我有親娘在,我那能受你這樣的冤枉氣呢?三娘立時氣得昏倒,祖母和家裡長工急用薑湯灌醒。祖母叫他孫子磕頭認罪,祖母自怨老命不好,三娘也都爭著認罪。我知道古代賢人爭罪,今世愚人爭理,怪不得我成了愚人了!只覺得刷....一聲都明白了,自跪到院裡,提著自己的名字,大聲呵呼自己的不是,數著數著,就大笑起來,第二天早晨瘡就完全好了。

    先生因對世人之惡習氣憤過甚,致長了十二年的瘡癆,吃盡苦楚,後因聽人宣講善書,悟了古時賢人爭罪,今世愚人爭理,明了自己的瘡癆乃因自己過於爭理,導致氣憤過甚而生瘡癆,在體悟到這事的真象後,深深的數落自己的不是,於是在第二天早晨瘡就完全好了,讓他難過十二年的瘡癆,竟在一夜之間就痊癒了。這一體悟古代賢人爭罪,今世愚人爭理,也讓他日後講道時,以「認不是」讓許許多多的人變化氣質,改惡向善。

    王凤仪先生讲病,是用三种方法,就是收心法、顺心法、和养心法。

    先生讲病之法,据先生自述道:「我 发 明讲病之法,是本著人道去讲的。病是甚麼?就是过,把过道出来,病就好了。我会看人的性,并没有什麼妙法。人做什麼事,就变成什麼性。做好事就变成善性, 做坏事就变成恶性。现今的人,都被物欲迷住了本性,一味的「争」、「贪」搅扰,稍不如意,就生气上火,那能不病呢?因为人一有贪心,便生烦恼,这是病根。

    我讲病,是用三种方法,就是收心法、顺心法、和养心法。

    人在病重时,心神无主,所以心慌意乱,精神恍惚,要先用收心法、唤起病人的信心。说你要真信,我有法救你,你若不真信,另请高明。病人求生心切,盼望病好,就能生出信心。

    然后再用顺心法,对病人说,你心里有难过的事和过不去的事(不满的事)向我说说吧!诱他说出内心的真话,他越说心里越痛快,精神就振作起来了。

    最后用养心法,问他信什麼教?他说信那一种教,就说那教的教主真灵,劝他向教主悔过,如无宗教信仰,就劝他向祖先或父母悔过,坚定他的信心,除去他的疑惑。悔过真了,翻出良心来,病就好了。」

    从先 生的讲病三法中,可以看出先生的讲病之法颇得科学根据,首先我们 来看收心法,收心法以建立病人的信心,让病人产生求生意志,相信自己的病情是可以好的。信心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是相当大的,很难用正常的眼光去衡量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介绍页,详见DOCX附件(22kb)
龙8娱乐qy8千亿国际欢迎您qy8千亿国际亚虎娱乐老虎机
亚虎娱乐老虎机龙8娱乐老虎机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
亚虎娱乐老虎机qy8千亿国际欢迎您qy8千亿国际龙8娱乐官网
龙8娱乐龙8娱乐城开户送8 88龙8娱乐老虎机亚虎娱乐老虎机
亚虎娱乐老虎机龙8娱乐老虎机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