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娱乐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视点 > 正文
编号:13095873
从瑜伽热看中医药如何走向世界
http://www.100md.com 2017年8月3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4726期
     瑜伽是印度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代表和特色名片。就像太极拳是中国的“代言符号”,瑜伽正在成为印度的象征。将古老的文化资源进行整合与包装,通过主打瑜伽让世界更多的人认识并了解印度。瑜伽的振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印度的国家品牌、软实力的提升。

    瑜伽热增强了整个传统医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随着以瑜伽为代表的印度传统医学在世界范围内的崛起,势必会出现印度传统医学的“正统”性不断强化,而中医的原创性遭遇矮化的问题。并且,印度传统医学的崛起,将对海外和国内的中医药发展形成挤出效应。

    借鉴印度在管理体系方面的经验,加快培养中医药国际化人才,推动中医药创新性发展,重塑中医药国际化之路,并以太极引领中医新潮流,将为中医药海外发展提供内部支持和创新动力。

    “6·21国际瑜伽日”自2015年起已经成功举办3届,印度文化和传统医药正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推广。近几年瑜伽的话题热度与中医药相比明显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文将重点探讨“瑜伽热”的成因及其带给中医药的影响,进一步思考中医如何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瑜伽的发展历程

    瑜伽是古印度六大哲学派别之一。从公元前3000年印度修行者在动物身上参悟瑜伽的修持方法开始,瑜伽经历了6个发展阶段:初步成形的原始发展时期、开始系统记载的韦达时期、被《奥义书》提到的前经典时期、著作《薄伽梵歌》和《瑜伽经》写成的经典时期、瑜伽派别演变增多的后经典时期和近现代时期。现瑜伽已演变出众多的流派和分支,形成具有独立体系的修身养性之法,追求达到梵我合一与身心一体。

    在前5个阶段,瑜伽经典不断涌现,瑜伽体系与理论逐渐完善。到了近现代时期,即19世纪至今,瑜伽热在世界范围内兴起。印度诞生了一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瑜伽大师,如辨喜、艾扬格、斯瓦米·兰德福等。很多受过良好西方教育的印度政治精英也十分钟爱瑜伽,如印度原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英迪拉·甘地等都具有深厚的瑜伽造诣。

    进入20世纪后,瑜伽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与日俱增。随着东方佛禅文化填补了美国二战后“垮掉的一代”青年心中的空白,并成为美国社会主流文化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印度。被誉为“垮掉派教父”的肯尼斯·雷克斯罗斯,也对瑜伽产生浓厚的兴趣。披头士乐队、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等社会名流纷纷前往被誉为瑜伽大师摇篮的圣地——印度帕坦伽利瑜伽学院游学。前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萨马兰奇每天都会练习瑜伽,麦当娜和小罗伯特·唐尼用它保持身材,查理王子的背痛在练习瑜伽后痊愈,世界名模克里斯蒂·特灵顿甚至创立了瑜伽服装品牌,名人效应让这项古老修行术焕发了新的生命力。

    国际瑜伽日掀起新热潮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自2014年上任以来,推行了一系列重大举措,意在扩大瑜伽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其中最具历史性的举动莫过于在第六十九届联合国大会上,他提出设立“瑜伽日”并且有175个成员国支持该提议。2014年12月11日,联合国在第69/131号决议将6月21日设为国际瑜伽日。

    在新形势下,莫迪还赋予了瑜伽新的阐释和定义。瑜伽是印度文化的代表,为了使其契合更多人的诉求,需要突出瑜伽在别的国家也有“共鸣”与“普适性”。他将印度古老传统的瑜伽升华到了精神层面,强调其中心灵和身体、思想与行动的统一。设立国际瑜伽日为印度文化搭建了一个令人瞩目的平台。在2015年与2016年的国际瑜伽日当天,莫迪都身体力行地带领3万余名政府雇员、学生和其他公众进行集体瑜伽展示。同时,全球各地也开展了形式多样的瑜伽日庆祝活动,有超过175个国家参与。

    在印度,自上而下大力助推“瑜伽热”的效果十分显著。关键词瑜伽(Yoga)的区域热度远超同属印度传统医学阿育吠陀(Ayurveda)的悉达医学(Siddha)、尤那尼医学(Unani)、顺势医学(Homoeopathy),并且明显在搜索量和范围上大于“中医”。

    此外,瑜伽逐渐被主流接受的信号不断释放。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表的国际瑜伽日致辞中认可这种锻炼方法对人类的身心健康可以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全球主流媒体等都对瑜伽日进行了大幅报道。从谷歌的搜索趋势可以看出,国际瑜伽日的英文搜索量在瑜伽日成立后的2015年、2016年和2017年6月国际瑜伽日当月达到了3次高峰。

    今年的第三届瑜伽日的热度依然不减,除了莫迪亲自上阵,印度武装部队5000多名军人及其家属也加入进来。超过640万人在2017年瑜伽日宣传官方网站上承诺“让瑜伽成为日需生活的一部分”,官方推出了多达50页记录世界各地瑜伽日活动的电子书进行传播。有1.2万人报名用瑜伽垫“占领”时代广场的活动,引起了海内外的热烈反响。美国媒体CNN高度评价瑜伽为来自大师的礼物,帮助人们在纷繁的世界中保持宁静。印度大师斯瓦米专程从喜马拉雅山脉来到曼哈顿摩天大楼,带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庆祝瑜伽日。另外还有近3000人注册参加联合国国际瑜伽日活动,印度大使馆在菲律宾马尼拉大型举办庆祝活动,在阿曼有超过5000人进行集会庆祝瑜伽日。

    瑜伽热背后的深层原因

    政治原因

    瑜伽为代表的传统医学是印度民众国家认同的强大纽带。印度有10个大民族和许多小民族,总数近200个,宗教信仰已经变成了人们生活中的一种自发的支配性力量。在如此复杂的社会背景之下,统一民众认识的纽带始终未能完整建立,还面临着殖民统治后遗症、宗教冲突剧烈、政治斗争严重、民族纠纷不断等社会矛盾。尽管在西方国家看来,瑜伽是一种体育运动,但是在印度,瑜伽还承载着宗教联系的作用。在过去的30年中,此番分崩离析的景象逐渐获得转机,外来民族的入侵和社会种种矛盾加强了瑜伽文化的韧性与包容性。受委托管理传统医学部门的前旅游部长什里帕德·奈克曾表示瑜伽热的兴起,是一个清除殖民列强遗留的西方生活方式印记的机会。瑜伽和传统医学进入了印度每户家庭,燃起了各民族、宗教团结进步的希望,逐渐成为承载国民认同感的中流砥柱。

    经济原因

    瑜伽和传统医学已成为印度强大制药产业的业态延伸。为了吸引更多对健康产业的投资,印度政府推动“印度制造”运动,瑜伽和传统医药产业由此也迎来了走出国门与全球营销的加速上升期。印度的植物资源数量占全球8%,并且至少有44%可以用来开发成药物。印度草药的历史和中国草药相比同样悠久,甚至西方世界认识印度草药更早。现在印度有3000种以上植物的药用价值被官方认定,从事标准化或未标准化传统医药生产的公司达到7000家左右。2011~2012年间,印度传统药品、植物药和提取物的出口增长了35%,成为世界传统医药的出口大国。虽然瑜伽看起来“零预算”,但它正在源源不断地为印度带来财富。印度瑜伽已在127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行业协会,据路透社2016年预测,瑜伽的产业估值已达800亿美元。并且瑜伽与印度的传统医药产业正在融合发展,如帕坦伽利公司销售大量的传统药物、传统疗法和美容产品,从2011年至2016年间销售量增长了十倍,分析师认为其仅在澳大利亚一国每年的盈利就在10亿美元左右。

    文化原因

    瑜伽是印度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代表和特色名片。就像太极拳是中国的“代言符号”,瑜伽正在成为印度的象征。莫迪上任后,将古老的文化资源进行整合与包装,通过主打瑜伽让世界更多的人认识并了解印度,更使印度逐渐摆脱“舞蛇人”的落后形象。瑜伽的振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印度的国家品牌、软实力的提升。辨喜大师是把印度传统哲学思想和瑜伽修行介绍到西方的第一人,他提出了“宽恕共存,接纳一切宗教”的口号。这一兼容并包的做法使得瑜伽在西方的传播畅通无阻,铺平了西方接受瑜伽的思想和文化之路。现代瑜伽在传播时保留了本民族的精华,还允许其他民族特色融合进来,使得其自身的文化价值进一步提升。仅今年春节档中国电影市场就出现3部有着印度元素的影片同时上映的奇观,总票房达41.7亿(《功夫瑜伽》《大闹天竺》《西游伏妖篇》)。印度电影主要市场为中东、非洲、欧美,中国只是其全球布局的冰山一角。“瑜伽+电影”已形成传统文化内容与现代传播载体的优势互补。

    外交原因

    瑜伽文化是印度外交的润滑剂。外媒评价宝莱坞、甘地和瑜伽为印度正在对外输出的3项软实力。由于印度在独立后国力偏弱,所以格外重视继承甘地的政治观念和外交遗产,希望增强文化等软实力来弥补硬实力的欠缺。不仅印度外交部部长曾在联合国总部表示“瑜伽是印度的软实力”,莫迪更是得心应手地运用着“瑜伽外交”的理念:同奥巴马在白宫接待晚宴上畅谈瑜伽;在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访问印度期间特意赠送介绍瑜伽的书籍。在公共外交领域,即使与周边国家存在紧张局势,印度也能利用双方相近的社会生活文化营造轻松的外交氛围来拉近距离。比如中印两国尽管在中巴合作和边界问题上存在争议,但是有希望通过瑜伽开启一扇新的合作之门。莫迪在上任以来的首次访华之旅,在中国领导人陪同下参观了一场“太极瑜伽会”,彰显了两个大国为人类的健康幸福作出的巨大贡献。

    瑜伽热产生的涟漪效应

    带动效应

    瑜伽热增强了整个传统医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在卫生领域,传统医学填补了印度国家卫生体系提供服务中的70%。印度政府和邦政府提供财政拨款并扶持传统医学,在社会发展的同时帮助传统医学的诊断方法与治疗手段与时俱进,不仅在国内持续加强传统医学的宣传力度,更积极主办或承办传统医学的国际会议。世界卫生组织已和印度在瑜伽项目开展合作,制定瑜伽相关规范,将此纳入国际公共医疗健康项目中,以传统医学自我保健形式服务人类健康。

    矮化效应

    中医是否从印度来已成为话题。中医经典《黄帝内经》和印度古代医学典籍《遮罗迦集》《妙闻集》,均成书于公元前100年左右。作为两个毗邻的国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印的医学早有不少交汇之处,但目前尚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一方起源于另一方。《月王药诊》是我国仅存的藏医药书籍,里面记录着不少印度阿育吠陀医学名词。中医与印度医学相比有“同”更有“异”,比如中医所说三焦的分类,没有在阿育吠陀医书中出现。阿育吠陀医书中的“一呼脉再动,一吸脉再动,呼吸中间脉存五动,此时常脉……”等词句的本源是《黄帝内经·素问》卷五。可见古人在接受异质文化的时候,并没有采取全盘照搬的态度。印度官员曾在国际场合提及印度传统医学已有5000年的历史,法显、玄奘去印度取经同时带走大量医学知识,中医可能从印度来的观点已不胫而走。随着以瑜伽为代表的印度传统医学在世界范围内的崛起,势必会出现印度传统医学的“正统”性不断强化,而中医的原创性遭遇矮化的问题。

    挤出效应

    世界传统医学的市场规模有限,印度传统医学的崛起,将对海外和国内的中医药发展形成挤出效应。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表明:全球药用植物(包括树脂和树胶、香精油、蔬菜、植物汁液、植物及其提取物)2010年的贸易总额为75.92亿美元。其中中国排名世界第一,药用植物出口总额达到13.3亿美元。印度紧随其后跃居第二,甚至超越了美国和德国,药用植物出口总额为7.91亿美元。由此可见,在传统医药出口贸易领域,印度已经成为中国的最大竞争对手。

    中医在5年前与印度传统医学阿育吠陀的全球搜索量不相上下。但是近年当邻国医学越来越获得关注的同时,中医的搜索趋势却走上了下坡路,在传统医学市场规模有限的背景下,中国和印度不可避免地要为如何“分蛋糕”而暗自较劲。

    瑜伽热经验值得借鉴

    革新行政管理体系

    提升传统医学的行政职级,突破行业内限制,推动传统医学的跨越式发展。在传统医学的管理机制上,印度在世界范围内开创先河,2014年内阁中设立了正部级的传统医学管理部门AYUSH部,AYUSH的名称由阿育吠陀(Ayurveda)、瑜伽(Yoga)、尤那尼医学(Unani)、悉达医学(Siddha)、顺势疗法(Homoeopathy)的首字母组成,全面负责印度传统医药的发展。短短3年,AYUSH的国际影响力已远超印度卫生部,瑜伽和传统医学得到自由、充分、强有力地推广,不仅标准化和现代化成果显著,还屡次捍卫国际知识产权中的专利权。其不仅推动印度政府定期为300万中央政府公务员及其家属提供免费瑜伽课程,使很多小学从一年级就开设瑜伽课程,还在2015年成立特别小组起草用于瑜伽基础设施的50亿卢比(约5.1亿人民币)综合性计划。设立AYUSH传统医学部有效提升了印度传统医学在卫生体系中的贡献度和话语权,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值得我国借鉴。

    中国历来重视中医药发展,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行政级别上低于印度传统医学部,在对外交往中不对等,在对外发展中也无法放开手脚。事实上,这已经对中国把握全球传统医学话语权带来阻碍,如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的世界卫生大会无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官员出席,而印、日、韩都借助大会发出自己传统医学的声音。今年7月,在天津举办的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印度政府派出传统医学部长、卫生和家庭福利部长、文化和旅游部长3位正部级官员共同出席,可见其对本国医药话语权的重视程度。

    加强人才梯队建设

    话语权是在国际舞台上获得对等权利的前提与基础。中医的软实力和硬实力共同组成了中医在世界范围内的话语权。攫取话语权的关键,一是国际标准,二是国际组织,三是国际传媒,究其核心是人才梯队建设。在深入开展中医药对外交流的过程中,需要加大力度培养海外人才。而印度在此方面颇具语言优势。我国在培养本土化中医药人才方面具有一定的基础,目前有数百所中医药院校分布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我国而言,短板在于国内中医药院校的国际化人才培养还无法满足中医海外发展的需求,特别是在契合国家“一带一路”和“健康中国”的战略高度上,中医药高级人才不仅要掌握扎实的中医药专业知识,还要具备良好的外语使用和沟通能力。海外中医药中心的人才储备需要通过多种形式、更加全面的中医药人才培养打下基础。

    增加中医药海外中心建设投入

    中医药海外发展的高度在于创新性发展,而中医药海外中心是创新发展的重要载体。2016年,《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由国务院发布,“探索建设一批中医药海外中心”是其中的一项重点任务。目前,我国海外中医药中心有十余家已经揭牌运行,还有很多在筹建过程中,预计到2020年将建成20~30家。应当说,这些中心尚处于探索阶段,但正因如此,它们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我们应当尽力拓展中医药中心“六位一体”的创新功能,促进医疗、保健、科研、教育、产业、文化的协调发展。借助特区模式、优良服务等对于突破中医药海外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瓶颈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有利于在行医资格、教育认可、医疗准入、保险体系等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使中医药中心成为中国海外的民心工程和亮点工程。挖掘弘扬中国优秀文化的新创意,为中医学和中华文化的发扬提供创新驱动。

    对中医药文化进行“再包装”

    瑜伽通过结合人类对生态、社会和谐的渴望与印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正以一种民族文化的形象感染着全世界。然而在西医和现代科技的影响下,中医学界的文化主体意识颇有日益淡化之势。中医药文化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反映的是中国人追求天人合一、可持续生存的智慧。古老的中医药若要放眼全世界,需要向邻国学习“再包装”的推广模式。以深入了解中医药及其文化为基础,将中医药的国际化上升到输出软实力和价值观的层面,主动而又自信地向世界传播本国文化,向世界贡献独具特色的传统医学体系的同时,还能推动西方对中国形象的再认识。

    作为中医传统保健养生术的太极,有望再一次激发中医在世界范围内新的增长点。仅在2016年,全球78个国家240多所孔子学院开设中医、太极拳等中华文化课程,注册学员达到3.5万人,约有18.5万人参加相关体验活动。各国师生和民众对太极表现出的热情也是中医药、中华文化传播的机遇。在美国,太极拳的主要传播内容是关于减缓衰老、治疗慢性病、医疗保健、健身和太极演练等内容。太极拳已经不仅是中国文化传播的载体,随着人口老龄化,其在养生保健方面的亮点也会愈加显著。中医药可以依托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太极”等IP,在政府组织下有计划、有规模地主导某项全球体育赛事或健康治理的活动,吸引更多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合作,创造出新的热点与趋势。

    综上,“瑜伽热”在推动各国传统医学共同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中医药发展的不足,值得广大中医药从业者反思。“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借鉴印度在管理体系方面的经验,加快培养中医药国际化人才,推动中医药创新性发展,重塑中医药国际化之路,以太极引领中医新潮流,将为中医药海外发展提供内部支持和创新动力。印度升格传统医学部是印度国家战略深思远虑的结果,也确实为印度在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诸方面带来了丰厚的红利。笔者建议参照印度对传统医学的管理体制,提升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行政级别,进一步强化中医药服务国家战略的作用,进一步强化中国对全球传统医学话语权的把握,进一步强化中医药服务人类健康福祉的功能。(宋欣阳 黄祎晨)

    (本文摘编自《中医药文化杂志》2017年6月) (宋欣阳 黄祎晨 上海中医药大学)
龙8娱乐qy8千亿国际欢迎您qy8千亿国际亚虎娱乐老虎机
亚虎娱乐老虎机龙8娱乐老虎机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
亚虎娱乐老虎机qy8千亿国际欢迎您qy8千亿国际龙8娱乐官网
龙8娱乐龙8娱乐城开户送8 88龙8娱乐老虎机亚虎娱乐老虎机
亚虎娱乐老虎机龙8娱乐老虎机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